漫谈太极与科研

                                   漫谈太极与科研         吴邦仁 (Benjamin Wu)

 太极拳作为一种武术,它的健身功能已经获得越来越广泛的肯定,并深受民众喜爱.但由于它那四两拨千斤的功能还未能得到现代实验科学的验证或解释, 使大多数崇尚科学的现代人对太极以柔克刚的表演的真实性还抱有怀疑.如何以现代科学来解释太极的技击原理,可以说是对科学家提出的一项要求.当在cntv.cn上看到发表于2011年7月30题为 <最高境界的格斗术> 的视频资料后,我为中国第一流的"国家体育总局体育科学研究所"终于开始着手有关太极拳技击功能的科学研究而感到欣慰.并期盼着他们在这一领域能获得丰硕的成果.推动太极运动的普及与提高.

 正是出于这种期盼, 我愿意提供一些观后感,供有意对太极拳技击原理作深入探索的拳友参考.

 在观看了三集视频节目后,(可以在youtube.com,或cntv.cn或youku.com中搜索"太极拳–最高境界的格斗术"),我认为,此次实验,除了充分证明太极拳搏击中发力的强弱决非搏击胜败的决定性因素外,还确认了弧线及切线运动在太极拳中的重要地位.可惜的是作为一个科研单位, 没有对弧线运动在四两拨千斤的搏击中作出更深入的力学分析.  更遗憾的是,在整个实验中,具有丰富太极锻炼经验, 较高搏击技能的张志俊先生没有起到制定实验计划,解释实验结果的主导作用. 而且很显然,视频和讲解词的编辑者并不熟悉太极拳,整个节目趣味性多于科学性,忽视了有关太极关键搏击特点的科学论证。尤其是在最后的解释词中,编辑加上了不少的最……最……最……的套话,将一次很有意义的太极研究尝试蒙上了不必要的宣传的色彩。

 电视节目中实验人员的谈话,零星地揭示了一些太极运动的特点。但终究显得缺乏系统性,还只是停留在人们对太极的一般认识上,缺乏深入的科学解释,更没有依据实验结果对如何练习太极拳提出一些指导性意见。当然不能以科学报告的要求来衡量电视普及节目。所以,下面我仅想说说由此电视节目引起的一些联想,或说我对太极拳的认识以及对有志于太极科学研究者的建言。

 一,太极拳是中国万紫千红的武术园林里一朵奇葩.  深受民众喜欢.  太极拳最广为人知的搏击特点就是四两拨千斤. 它确有神奇之处,但在这武术的百花园中,南拳北腿,少林,八卦争艳夺目各具千秋.把太极拳的搏击术拔高到"最高境界的格斗术"与有些人说太极没有实际的搏击功效一样, 似乎都有些偏颇. 武术的门类繁多, 各有所长没必要作绝对的优劣高低之分.我们将各种武术放在平等的地位进行研究可以避免不必要的门户之见, 进而促进门派之间的友好交流. 现时武术界存在着门户之见,论资排辈,炫耀第几代传人等宣传,除了能收到些许商业效果外,对各派武术的发展都是有害无益的. 尤其是在太极搏击技能一代不如一代的今天,还是更少些以传人自居为好, 否则搞不好是会辱没了祖师的英名的.

 由此,我建议如果以后还要进行同类实验时, 我们可以对武术界现存的各种搏击技能作些比较,分类与展示,但宜减少些以不同门派的选手进行技击能力高下的比较. 以避免造成不同门派之间的偏见与隔阂.个人技击能力的差别, 主要是决定于个别运动员掌握技能的程度,与所学门派并无必然的关联.何况各派的搏击技能往往是相通的,只是各有侧重而已.有些拳派以刚为主,有些拳派以柔为主,最终都追求着刚柔相济的境界。就如张志俊先生指出的,太极拳重视浑圆劲,然而这种浑圆劲也是其他练武者皆梦寐以求的。所以,我认为,对搏击技能机理作科学研究时,根本就没有必要强调门派。而在门派研究时倒是可以说说它们各自着重于那种搏击技能的运用。还有,要论证太极拳的技击特点与原理,我以为单研究一种门派中的某个个人的技击特点,显得代表性有些欠缺.总之,这个节目对推动太极的科学研究是很有现实意义的,只是题目立得过于高大了.

 我希望今后我们的科学研究在解释某种技击特点的同时,更多地对如何培养这种技能的方法,提供一些合乎科学原理的指导性的建议。

 二,四两拨千斤,以柔克刚, 早已是众所公认的太极技击原则, 但是,在具体运用时,何为柔,何谓刚,即使在太极拳练习者之间也存在着不同的认识. 就如李祥晨教授说:“太极拳在进攻的时候,它绝对不是四两拨千斤,而是采用了千斤打四两。而在防守的时候它是四两拨千斤”这样的说法我就不敢赞同. 太极与其它武术一样应该攻中有守,守中有攻,有时甚至攻即是守,守即是攻.攻守是不能绝对分割的. 所以,即使太极技击并不排除利用自己最强的爆发力制服敌手,但是,将攻守作千斤打四两与四两拨千斤的绝对区分是不妥当的. 既然以柔克刚是太极的基本特点,那么四两拨千斤也是太极攻击必须追求的基本意境. 无论攻守,在太极搏击中我们应该追求,更轻,更柔. 张志俊先生说,太极拳的力是越练越小不无道理。太极拳由陈式到杨式到吴式,各流派的演化过程也是遵循这一轨迹的.   陈式显得最刚猛而吴式则最重视柔化.

 我们说四两拨千斤而不说四两打千金.  这"拨"字的运用是很传神的.  他体现了太极应对攻防的特点就是避实就虚的旁敲侧击. 使用得当,无论在攻击或防守中它都能达到四两拨千斤的效果. 正因为科研组织者认为太极攻击时决非四两拨千斤的认识主导着这次实验,所以他们忽视了舍己从人,引劲落空,后发制人等太极拳特色的追根究底的研究。

三,在对等直击的实验中,我们可以明显地看到,体力强于张志俊的张国良,在出拳时自己身体是处于非物理平衡状态,而张志俊先生体态显得十分稳定。(见视频)正是这稳定强力的下盘,使张志俊先生的拳击力量发挥出极高的实际效应。而处于漂浮不稳定状态的张国良就不可能发挥其百分之百的打击力。再则,张志俊具有的舍己从人的意识,使它在受打击时自然的反应是顺来力调整体态,这有利于减弱对方的攻击力度,同时也减低了攻击力对平衡的影响程度。我相信张国良所受的训练是培养以力拒力的防卫意识,那么在防卫时,他的身体所受到的实际攻击力将是,他自身的抵抗力与张志俊攻击力的叠加。这样在步履不稳的状态下被击倒就不难理解了。在拳击后,张国良说,他觉得“在试的过程中,就感觉突然自己的力量找不到了。找不到要去攻击的目标了。”而且“产生了害怕那种念头”这就是舍己从人意识在张国良身上所产生的实际博击实效。也就是传统太极理论中所阐述的“空”的境界。由此可见,张志俊说太极拳的基本纲领是舍己从人,的确很有见地.科学家们面临的问题将是,手中第一流的科技设备是否能收集到必要的,证明存在“空”的感觉的数据, 然后让数据来揭示太极拳中意识的作用呢?

顺便我想指出的是, 在这种直击的实验中,双方都没有采用任何的保护设施, 似乎有些不太安全.

四, 以我的经验,在搏击时,尽量达到全身的协调, 是太极锻炼追求的重要目标之一. 在李祥晨教授主持的试验中,也揭示了这一特点.他们测试的八块肌肉在发力时的同步性, 张志俊先生最高.可惜的是,此试验只重视了手,腕,臂,肩的发力过程,而忽略了在太极搏击中腰,腿,脚的更重要的决定性作用. 这也是此次试验不尽人意之处. 张志俊先生未能发现,或纠正这一偏差是十分遗憾的.

 据我的练拳经验,尤其是在太极推手中,我追求的理想境界是,始终保持手臂肌肉的相对松弛状态。甚至在推击对手时也尽量减少来自手臂的发力。我特别重视的是培养来自足,腿,腰维持旋转中心的稳定以及调节各关节自如运动的肌力。 在张志俊打击假人的测试过程中,人们可能会忽略一个偶然的细节。张志俊在一次不经意地打击假人的动作中,由于没有注意保持自己的重心稳定,竟然在对假人轻轻一击中失去了自身的平衡落下台阶。(见视频)在实际的博击中这就可能造成无法挽回的失败。由此可见,在搏击中实施打击时由腰腿以至足维持的自身平衡中正是多么的重要。重心不稳定,攻击者激发的爆发力必定会伤及自身。所以我建议如果今后还要进行类似的测试时,一定不能忽略对腰,腿,足的运动状态的周密检测,找出太极拳在搏击时能维持重心稳定的物理原理,更有意义的将是,找出全身协调运动中各肌肉之间能协调作战的生物力学原理.

 五.试验的讲解中指出太极拳搏击,重要的目标是破坏对手的平衡.这可以说是节目中的亮点. 可惜这一点却只是像闪电一样稍现即逝,没有被紧紧地抓住. 太极拳所重视的不只是身体的物理平衡,而更重要的是意识的平衡.即在搏击中不能忽视任一关节控制与调节. 在精神上要保持对各个方向的平衡关注.这是在运动中,维护全身物理重心稳定的基本保证. 正如试验所揭示的,太极搏击中运动的基本轨迹是弧线.那么作为弧线运动的中心点或中心轴是否稳定就是维持自身平衡稳定以及提高所产生打击力的实际效率的决定性因素. 我相信如果有适当的试验手段来测试在搏击中,双方对自身平衡稳定度的控制能力一定有利于解开太极在搏击中所以能四两能拨千斤之谜.

能被四两拨动的千斤之体一定是一个重心极不稳定的物理体. 实验所测试的平衡能力是人在自然状态下的平衡能力.他并不能完全等同于人们在搏击时的平衡调控能力.没有接受过专门训练的人,在搏击中,并不总会把调整自身的物理平衡作为首要关切的问题。 他们往往在攻击对方时,是以破坏自身的物理平衡为代价的。在他们心目中首要目标是将对手一击毙命。或许他们认为一旦对手失去了反击能力,我失去了平衡这又何妨。因此他们锻炼时所追求的是力量,速度,就速度而言,或许更多追求的是直线运动的速度。

太极拳有所不同,至少我练太极时并不追求力对力的较量,不追求一击致命的博击效果。我追求的是维护自身平衡状态的前提下,再设法破坏对手的平衡。在对手失去平衡的条件下,寻求减灭对手的招架之功。在这种主导意识下,我不会着重发力的锻炼,而是注重于提高对攻击力度与方向感受的灵敏度。用太极术语说就是提高听劲能力。在外力作用的情况下,正确选择运动方向,最大程度地保持各关节的活动自由度,以此减少外力对自身平衡的影响,同时在最小能耗的情况下,制造对手维护平衡的困难。这就是太极所要求的懂劲。要良好地发挥太极搏击技能,必须时时以锻炼听劲与懂劲的能力为首要目标。

为了破坏对手的平衡,太极也需要提高反应速度。但太极搏击中首先追求的不是线速度,而是角速度。正如试验中显示的张志俊先生手腕活动的角速度远高于他的实验对手可说是一个证明。我还得说单测试手腕的运动是远远不够的,因为手腕决不是太极搏击的关键部件。而且,高的角速度变化还必须发生在适当的方向上才能真正成为制胜要素。

引劲落空,看似不够积极,然而若能使强力真正落空会对发力者造成很大伤害的。有打棒球经验的人一定有这样的体验,当你用尽全身之力挥棒击球时,一旦没能击中来球,毫无阻力地挥一下空棒很可能会对臂肩甚至腰造成伤害。同样,在搏击中,万一你发出的强烈攻击完全落空时,肌体也会受到不小的损伤。如果在对手业已失衡或处于临界平衡状态时,在他原有的运动方向上,再施以四两之力,就可能彻底破坏对手的平衡 ,成为致胜的关键一击.也可能造成对手的重大伤害。可以说,太极以柔克刚的攻击效果往往发生于对手平衡状态被破坏之时。这也正是我认为在攻击中也能四两拨千斤的依据.

听劲与懂劲也是实验中展示的张志俊先生盲打的必具技能。节目解释词中把盲打说成是凭人们的听力交锋是完全误解了太极术语听劲的真义了。其实这种盲打并非什么神奇的功夫,具中等功力的太极推手者一般都能做到的。

六,实验中感觉灵敏度的测试是个很好的思路。但是,测试方法过于简单,因为它只是测试了对机械冲击力的瞬间反应。这不能反映太极搏击中实战情况。太极拳的攻击力是连绵不断的粘劲。而人们的攻击往往是间歇性的。所以,当双方接触伊始,可能反应速度相差无几,似无大碍。但是,如果没有接受过应对连续无间歇攻击的特别训练,人们就会因为在第一次攻防接触后必然发生的意,劲间歇而失去了对连续攻击的及时应对能力,于是在搏击过程中会渐渐感到局促不安,手足无措。如果将四两的力用在对手两次千斤打击的间歇之中,可能就会是一次制胜的攻击。这种以连绵劲对付断续力的技能或许也是太极可以用四两拨千斤的因素。所以,如何测试太极拳粘劲的搏击效应实在是太极研究者面临的崭新课题。我想在搏击观测中找出搏击者打击的连续性并进行对比研究应该不是很困难的吧.

七,太极拳的搏击追求避实就虚,旁敲侧击。这就要求作弧线运动,也就是运用缠丝劲。电视节目化了很大的篇幅试图揭示弧线运动在太极搏击中的特殊地位。而且作了较详细的,有价值的论述。例如:李祥晨说:“它是在于圆通,学会化解再学会转变,学会变化动态。这种哲学思想又指导这种技术。这种力量是很强大的。”。 解释词说:“这样两个圆相加的圆才是最神奇完美的圆。这个无穷无尽的圆已经完全超越了传统认识的圆,它所体现出的是神鬼莫测而又是人力可及。”。但是,他们除了运用最新技术设备记录,显示了运动轨迹外,并没有达到如李祥晨先生所说要让数字说话的效果。支持他们结论的依据,主要的还是给人们以感观的认知,而非科学的理智的论证。这种描述给我的感觉是还没有跳出传统的太极论述。

为了证实循圆弧轨迹运动的特殊搏击效果,试验中除了扭腕外,还展示了“童子拜观音”的搏击实例。(见视频)以此来证明循多个圆弧轨迹运动的神奇搏击效果。就结论而言是言之有理的。但从究其机理而言却并不够科学。在我看来,在搏击中无论有多少肢体参与,并各自作了多少个圆弧运动。但最终体现在每一个搏击点上的运动轨迹,只能是一个简单,并不神奇的弧线运动轨迹。所谓上下,左右,前后的六个运动方向,其实还是脱离不了一个三维空间中的圆弧运动规律。就科学观来看,也没有什么神奇之处。圆弧运动果然可以起到改变攻击力的方向,从而或多或少化解掉一些攻击力的强度。但是,我们不难理解,如拧腕那样的搏击中,当一方作弧线运动时,无论是出于主动或被动,对方也必然同样在作圆弧运动。这无论从理论上,或实验显示情景中都不难得到证实。由此可见,圆弧运动也不能算是制胜的关键所在。那么这种神奇的效果来自何方呢?其实这不在于画了一个圆还是几个圆。而是,非优秀的太极运动员不能体会到的因素——根据自己的听劲技能,各关节选择了最佳的运动方向。何谓最佳的运动方向?那就是一,最大程度地减弱攻击力的强度,二,在多关节协调弧线调控时,最有利于保证自身中心轴的稳定,挺拔。三,最有效地造成对方相关关节的运动障碍。也就是武术术语所说的擒拿效果。在视频材料中我们可以看到,作为胜利者的张志俊先生,始终保持着稳定,中正的体态,动作幅度较小。而失败者,身体虽然画着各种弧线,但是由于中心不稳定,导致最终失去了平衡,始终被动挨打。

正如李祥晨先生所说,在搏击中不可能画出一个规整的圆。搏击时双方接触点的运动轨迹只能是在三维空间中,由不同曲率的弧线构成的方向持续变化着的运动轨迹。搏击胜负不决定于圆弧的形状,而决定于中心是否稳定,方向是否合适。这就需要运动员自觉地,有意识地,持续地,适当地锻炼自己的听劲与懂劲技能。这种反应在搏击时是表现得十分自然的,临时思考该如何应对那就为时过晚了.要揭示太极运动的机理,科学研究的主要课题是如何揭示听劲,懂劲的实质。

八, 我们知道, 人体上无论哪个关节运转的自由度都是有限的,都有死角.在搏击中人们运用的擒拿术就是将对手逼到关节的运动死角上,从而使对方动弹不得,以达到制动对方的目的.  以我的经验大多数人会用死力来对抗擒拿术 , 当自己的死力弱于对方时关节就会被锁住. 以实验中所谓的扭腕为例.这其实就是一次擒拿术的对抗.  擒拿是陈式太极拳常用手法之一.张志俊先生是陈式太极的高手,所以他能轻易地击败对手是意料中的.  由视频可见,张志俊先生就局部的手腕运动而言是以先发制人的手法压住对方,使之还手无力. 这显示了陈式的刚猛的特色.但整个过程中,就整体而言,他主要地还是顺着对手的运动而持续地改变着自己运劲的方向,以达到最终完全锁住对手使之失去平衡的.

据此,实验设计了手腕扭力的测试,试图籍此解开张志俊先生扭腕胜出之关键. 而且最终李祥晨教授还由张志俊先生的运动方式总结出了三条规律. 并企图从导演与一位摄影师的拧腕对抗来证实他的研究成果.然而,正如解释词指出的那位导演虽然险胜摄影师,可是显得很笨拙, 远没有张志俊表现得圆浑,潇洒.这其中的原因就是,张志俊先生在整个过程中是顺势而为, 而导演则因为缺乏听劲,又不懂劲, 所以,整个过程还是不脱力对力对抗的范畴. 他所占的优势只在于用手腕的力控制住了对方小指.总体说我并不认为他的用力方式符合太极的运劲原则.(见视频)

李祥晨教授所总结的三条,还是没有接触到太极拳技击的主要特色,即顺势而为. 尤其是 李教授所说的第一条经验, 先把对手的关节尽量拉开,作为一种搏击技巧是有道理的 .但是,由视频双方手,腕关节的态势分析, 我认为在所谓的拉开动作中, 似乎张志俊并未主动的"拉",因为在这种手腕后折的状态下是无法使力往后拉的. 相对而言,显而易见, 对方的手势更合乎主动"前推" 的需要. 此时张志俊的动作应说是顺势后撤.  也就是说是一种舍己从人的动作.这是为了消化对方攻击力,而为自己轻便地旋转手腕侧击对方小指创造条件, 以达最后控制对方手腕关节, 进而控制全身的效果.

我练的方架是以后发制人,以化为主的意识作为主导的.所以,当遇到这种类似擒拿手法时, 首先是放松腕关节,不与攻击力对抗,顺来力方向旋转肘关节, 改变并消减手腕的受力程度,以此维持手腕的状态基本不变. 同时调整胯关节以保证肘关节在旋转时不会被逼入死角,并维护自身整体的中正与平衡. 在调整中使对方的攻击力落空.   在这引劲落空的过程中, 寻找对方的死角,用腰腿之力攻击,反锁对方的关节, 使之失去平衡甚至达到制动控制对方的目的.  当然,这会是一场感觉灵敏度,反应速度,与调整运动方向等技能的较量. 这些综合技能所发挥的效果是决定胜负的关键. 这也是我所学的太极拳破解所谓擒拿术甚至达到反向擒拿效果的基本手段.这是基于太极技击时对攻击力方向敏锐的感觉与清静的意识对各关节灵敏的调空能力.

 在扭腕的竞争中如果采取这样的应对方式, 那么, 就我而言,手腕的扭力就无关大局了. 不同关节面对类似的擒拿攻击时,可以根据同样的主导意识, 被攻击的关节一定要放松,用调节其他关节, 尤其重要的是调节胯关节来,疏解对方的攻击,顺势而为,寻机破坏对方的平衡,或达到制动对方的目的. 我特别强调胯关节的调控能力的原因是,一,它总是处于人体的旋转中心位子上,于人体的平衡致关重要.二,没有一个人能在搏击中直接制动对方的胯关节.胯关节的僵化,任何时候怨不了人.要怨只能怨平时缺乏调控此关节的训练.像实验那样, 始终从各别肢体的发力的大小,或发力技巧的测试来寻找太极的制胜的机理是很难达到全面揭秘太极的效果的. 我们在揭示太极平衡调节方式时,要注重记录在外力作用时,全身各关节如何协调地运作,维持主轴稳定的运动轨迹,进而以力学原理来分析其运动规律。

八,既然太极拳的运动轨迹以圆弧为主,这就决定了太极拳所追求的快速反应主要不是固定方向的线速度。而是时刻变换攻击方向的角速度。实验也证明了,张志俊先生的手腕最灵活,他的转动角速度几是其他选手的一倍。然而,我以为单说角速度还不够。因为某关节单一的画圆的运动虽然运动的方向一直在变化,但是,其弧线的曲率还是不变的。而全身各关节协调地旋转,在搏击双方接触点上造成的运动方向连续的,不规则的改变,这才是造成对手感到神奇莫测的奥秘所在。所以,强调运动方向的变化还不够,必须特别注意不规则的,连续的改变方向,这种运动方式加上全身的协调一致,才是所谓太极“劲”与"力"的不同之处.

在所谓的“童子拜观音”的实例中,我们可以看到张志俊先生不但腰在转动,而且手臂,腕关节等一系列的关节都在协调地转动着。他克敌制胜的关键,主要地并不是手臂随身循弧线向下的压力,而是,上身前倾时腰腿之力。其实手臂的弧线运动主要的也不是下压,而是像转动着的飞轮,由弧线运动将绝大部分对方的直线向前的攻击力引向斜下方的空虚之处.于是,张先生身上受到的力便只是攻击力的极小的继续向前的分量。这种引劲落空,造成的对手失去自身的平衡才是致胜的关键。所以,在这样的防御反击中,手臂肌肉仍然可以保持松弛状态。也就达到了四两拨千斤的搏击效果。我们还可以看到,在整个过程中,张志俊先生自身重心极其稳定。也正是这稳定的旋转中心,使张志俊先生能发挥其最佳的引劲落空效果。

我建议有机会可以 在扭腕那样的对抗中,分别测试一下 双方有关肌肉所发出的力是否达到或接近这些肌肉的发力极值. 我相信,实际发力与发力极限值的比值越小,此人的太极的搏击技能必定越高。如果让数名太极运动员与同一个搏击对象推手,测试他们在破坏对方平衡时各肌肉的实际发力强度,以及在接触点所形成的压力。我相信,一定可以根据实际用力的由小到大来判别他们的太极搏击技能由高到低排列的顺序。

九,最后我想说一下由观看实验报道引起的有关哲学的思考.任何武术在搏击过程中都会与搏击双方的感觉,情绪,对外界环境影响的反应习性,等等人类的精神因素密切相关.可以说凡是有人类精神因素参与的活动都可以划入艺术活动的范畴.  至少可说与艺术有关. 我们要研究的太极搏击特性之一是"用意不用力".与其他武术相比,太极训练中更主重的是锻炼意识在搏击中主导能力, 而不是将增强绝对的发力强度,速度作为首要锻炼指标的. 无疑太极相对于其他武术而言更有理由被定位为一种人类的艺术活动.

人们在从事艺术活动时的作为,自觉或不自觉地都会与人们用于解释世界的科学理论相吻合.但是从哲学的角度思考,我不能同意李祥晨教授所作出的“太极肯定是符合科学的”这样的表达方式. 虽然显然李教授说这话是在褒奖太极拳.但是,我所不赞成的是这种说法似乎存在着以科学为中心的偏颇.我认为,更确切的应该说“太极或许能被科学原理所解释”.因为,太极是人类的一种客观存在着的活生生的人类活动.而科学是对客观事物发生,消亡,演化过程中显现出来的某种现象的解释,或者是对所谓演变规律的总结. 所以,如果说当前的科学理论不能解释太极运动中的某些现象,那不是太极的缺陷, 而是科学的不足之处. 太极运动本身没有必须符合某一科学理论的义务.相反,似乎科学要显示其重要性更有义务对太极运动的特点提出一个严密,严格经得起检验的解释.

我们今天从事太极的科学研究是为了让更多的人理解太极运动中存在的种种规律,进而有利于改进太极运动员的锻炼方式以及有效地发展他们的各种技能. 至于科学家们最终能不能找到可以解释太极运动的规律或原理这是科学实验发展的课题. 这就像在中医学说是否科学的争论中, 有些科学家指责中医不科学,就有些过于自以为是.而中医总是处于被告地位,进行着痛苦的自辩,似乎不科学就无地自容. 其实,中医师只要能治愈病人,完全可以理直气壮地回应"不科学又何妨".其实,现在的科学理论不能解释行之有效的中医疗效正可说是科学尚不够成熟. 更有待与时具进的在我看来有时倒是那些对中医指手画脚的科学家本身.我要问为什么那么伟大的现代西方科学系统到现在还解释不了存在几千年的中医疗效!

当然在一定范围内被证明有效的科学理论对相应的人类活动,也是可以有指导作用的.  我们在找太极运动中的科学规律,  一是要发展科学理论, 二是使太极拳在锻炼中运用那些被验证了的科学理论来提高太极的养生或搏击功能. 艺术与科学是两门相辅相成的学问,它们之间没有高低与主从的关系. 有些现代人将科学抬到至高无上的地位这是一种不必要的偏颇, 本身似乎也不符合科学的本意.

 借此机会,我还想提醒科学工作者, 尤其是从事与人的精神因素有关的科学家们,科学研究是不能完全解开与人们精神活动有关的所有蕴含于艺术活动中的秘密的. 科学家的任务是尽可能地以自己的方式解释自然, 而不要妄想彻底地,完整地解释你所遇到的所有独立于你的自然存在.更不要狂妄到要求客观存在着的东西,必须符合你所崇尚的科学原理的程度. 我以为科学家要想令人信服地全面地解释各种太极现象,那么就必须找出人们意识必定具有的物理特性. 即意识与力的直接关系.

我希望能出现更好地解释太极的技击机理的科学理论,但我不奢望科学家能彻底地揭开太极之谜.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论方架太极中的平衡与中正

 论方架太极中的平衡与中正          吴邦仁               (Benjamin Wu)

太极拳架与推手是太极运动的两个重要组成部分。听劲与懂劲能力的提高主要是通过推
手来获得。调整与维护人体平衡与中正的技能则主要通过盘架来提高

我以为平衡主要有两个内容,一是运动过程中保持人体物理重心的稳定、一是运动意识
的平衡。前者比较容易做到,基本可说不跌倒已是达到物理平衡了。太极运动中较困难
的是锻炼保持运动意识平衡的能力,以减少推手时失衡的可能,达到保持中正的目的。

在静止状态中只要人体的物理重心落在两脚之间就不会跌倒,即使盘架运动中也不太可
能会出现跌倒的现象。那么似乎体态平衡应该是不成问题的。然而,往往被人们忽视的
是,人们在许多运动状态中体态的平衡是靠局部肌肉的超常收缩来维持的。然而,那不
是自然的体态的平衡。就如在强烈地震中摇晃的高楼那样,它高层的物理重心已经远離
了地基的支持面,然而凭着强大的钢筋拉力仍可以免于倒塌。许多运动项目着重肌肉强
度的锻炼,为了要凭藉强壮的肌肉来维持平衡就是原因之一。然而,太极运动却是着重
于培养人们在运动中自然地將人体的物理重心永远维持在两脚之间的意识与技能。这样
就能减少不必要的僵力,以达到消耗最小体能的情况下保持人体的物理平衡的目的。这
也是太极缎练中要培养的“放松”技能的重要基础。如果你的人体平衡常要靠局部肌肉的
超常收缩来维持的话,就不可能获得虚灵的感受。“虛”的感受只能来源于自然的体态平
衡。由此,我以为平衡技能的提高,主要是通过盘架而不是推手。推手不是锻炼平衡能
力的主要途径而是对平衡技能的运用。

所以,在盘架的整个过程中,我们必须自觉地时刻关注自己人体的重心是否在两脚之间
移动。一旦发现某部分肌肉为了维持体态的平衡而有超常緊缩,就说明盘架过程中出现
了偏差,就要作出必要的修正。

以转身搂膝拗步为例,当左弓步时上身前倾的方向要与大腿的方向一致,使重心自然地
落在左腿上,要避免重心或左或右的偏离。开始轉身的同时上身逐渐竖起。当重心移到
中间,即雙腿平均分担体重时,上身要垂直于地面。重心继续右移直到结束时上身向右
腿方向倾斜。这样就可以保证重心一直在双腿的连线上转移,从而有利于维持最自然的
人体平衡,不必用额外的体力来弥补整个转身过程中因上身前倾而造成的物理重心的偏
移。

同理,转身撇身捶、下势等拳式中也都采取同样原则,尽量避免彎着腰轉身,以减少人
体重心偏离两腿连线的程度,减少大腿为维持平衡的能耗。我觉得这样还能使转体运动
更灵便。我在推手时感到这比重心转移的全过程中保持上身前倾的姿勢更容易放松,旋
转中心更稳定,人体的平衡状态也更好。

在运动过程中,人体平衡了,并不等于意识的平衡。练太极拳保持意识的平衡远比维持
人体平衡重要,然而又更困难。说到意识的平衡,因为它是看不见摸不着的,所以在有
关的论述中我们往往只能看到些难以着摸的“空话”,即使把这些“空话”背的滚瓜烂熟,
也不一定解决问题。对这个似乎只能靠“悟性”解决的问题,我还是想提供几个具有一些
可操作性的指标供大家参考。

一,在进步中,後脚將重心前推,前脚一定要有制动的意识。这样在重心前移 时就会
细心地体察自己重心的位置,一旦体重100%由前腿承担时便能及时地停止重心的前
移。同理,在退步中,前脚將重心後推时,後腿也要有制动意识,一旦后腿独立承担体
重,必须及时停止重心的后移。严格防止过度的运动。这样有利于培养在推手时前后兼
顾的意识,当外力改变时,便能及时适当地调整重心。

二、在盘架的整个过程中,尽量保持開胯。这样既有利于体态的平衡,同时也自然地提
高左右的意识平衡。最明显的是类似左右分腿那样的动作。以左分脚为例,当提左腿向
左橫扫时,最容易出现的偏差是右腿一起随之左转。这样除了会使重心向左偏離外,也
说明失去了左右意识的平衡。这时如果有一个左向的外力,就很容易造成人体的左倾,
甚至因此完全失去平衡。我以为,在左腿向左橫扫时,承担全身重力的右腿,应该作为
中心轴有右旋的意识,也即有开胯的意识。以此保持左右意识的平衡。

三、虛領顶劲,气沉丹田更是保持上下意识平衡的老生常谈了。我发现有许多练拳者在
推手需要後坐时,往往会突然过多地降低胯关节的高度,他们把後坐变成了下坐,以为
这就是重心的下沉。因此而失去了控制平衡的能力。这是因为在盘架中,他们把下降人
体高度认作为传统太极拳论中的重心下沉了。似乎盘架时架式越低越好。其实不然,我
们说传统拳论中所谓的重心下沉其实主要是指意识下沉。物理重心并不或者很少有变
化。意识下沉是如何达到的呢?更大程度地开胯以及把上身的肌肉更大程度地放松。此
时,加上虛領顶劲,含胸拔背就使上下意识平衡,而使得人体的平衡更稳定了。气沉丹
田使人们产生物理重心下沉的感觉。

意识平衡应当贯穿于全套拳架之始终。无法一一列举。简而言之,就是在盘架时自始至
终都要体察自身是否犹如一个充足气的气球,全身必须有向各个方向舒展的感觉。在运
动中,全身随同中心移动时,要时刻检察是否局部肢体有脱离中心的超前或滞后运动。

上述只是对人体重心转移时如何维持平衡的一些体会。方架太极的特点是灵活,机變。
全身骨架以旋转为主要运动方式。整个人体有如一组契合紧密又灵活的联合变速箱。为
了保持旋转中心的稳定,需要较高的单腿平衡能力。因此,对维持中正提出了更高的要
求。甚至可说就方架太极而言,如何调节平衡说到底也就是如何维持中正的難题。

维持中正,调节平衡,是一个与感觉灵敏度,以及调节意识、反应速度等因素有关的综
合调控能力。这不是一个仅仅由理论能解决的课题。只有在缓慢的运动过程中静心地去
体念,操练才能提高。而且这种能力的提高既没有捷径,也没有止境。在此,我只能对
怎样的运动方式是维持中正的最佳途径说些自己的体会与努力的目标。

弧线旋转运动是太极运动的主要特征之一。在陈式、楊式太极中,当转身时作为旋转中
心的脊髓大都是垂直于地面的。因此,早期人们把脊髓垂直于地面作为判断中正的准则
是合适的。但是,在吳式中,很多拳式脊椎是前倾的。而且有很多旋转运动也是在脊髓
倾斜的情况下进行的。因而我以为应当用“旋转中心是否稳定”来代替“脊髓是否垂直于地
面”作为是否中正的判断依据较为合适。

因此,为了遵循中正原则,首先要了解在各个拳式的运行中,它们的运行中心,即每个
旋转动作的旋转轴在哪里。就我多年练习的方架太极而言,我发现作为旋转中心,有中
心轴与中心点两种。如何維持这些中心轴与中心点的稳定,是维持中正的关键。对此我
试作分析如下:

一、以胯脚连线为轴(是脚根,脚尖,还是脚掌因不同的拳式而相異。为了叙述简便,
通称为脚)。

仍然以弓步为起点的转身动作为例。此时全身的重量仅由前腿承担。全身的重心轴是胯
关节与前脚的连线。当需要转动此轴时,就要维持作为轴承的前胯关节与脚的稳定,即
减少甚至避免任何方向的位移。脚要有电钻直钻入地的感觉。前膝虽不在胯脚的垂直连
线上,但也是此轴的重要组成部分。它的动止必须与旋转轴相合。即大腿在方向上要与
脚的指向保持一致。当身体保持静止,而轉动这根轴时,脚的转动在起止时间与转动速
度上与胯关节要保持严格的一致。当然,膝、胯更不能有任何脱离转动轴的摇晃。

以抱虎归山为例,大多人们在转身与重心右移时雙膝与雙胯同时右移。这样,转身时就
没有一个稳定的旋转中心轴或中心点。我认为这不符合保持中正的原则。所以,当重心
在移至中点之前,即上身由前倾达到垂直于地之前,我尽量保持左膝、左胯以及左脚不
作任何位移,而当重心开始偏移到右边後,作为旋转中心轴的右胯、右膝以及右脚就不
再移动,以此来保证人体的旋转中心的稳定,即人体的中正。

初学者在此种转动中最容易出现的问题是,胯关节与脚轉动在时间上不同步。更多的是
膝关节在胯关节或脚还没有转动之前就开始摇动了。这样必定造成轉轴的不稳定,有害
于人体的中正。而且很容易因为转轴的扭曲造成脚踝、膝、胯关节的损伤。

同理,当处于後坐姿势时,後胯与後脚连线成为承担全身重量的轴心。所不同的是弓步
时脊髓前倾。而後坐时脊髓垂直于地面。

我既然把重心轴的稳定作为中正的准则,在後坐与弓步时脊椎并不在重心轴上,所以我
认为通常人们把脊髓垂直于地面作为中正的标凖严格而言是不够确切的。不但吳式太
极,即使在楊式太极中脊椎也并不一直垂直于地面的。所以,把脊椎与地面的角度作为
判断是否中正从来是不严密的。对脊椎的要求主要的是必须保持挺拔。然而,我以为这
不宜归于对中正的要求,似乎把它作为含胸拔背的要領更为恰当。

二,以头到後脚连线为轴

就方架太极拳而言,以弓步为起始状态的轉身运动中,除了以胯脚连线为重心轴以外,
还有一條可能成为旋转轴的是,头顶到脚根的连线。由于这根轴贯穿全身,组成较复
杂。我们很难把他看成是一个物理直线。所以,我以为只能说他是一條近似的直线轴,
或者干脆把他看作是條意识轴线更为恰当。

在分脚前的撇身、野马分鬃向玉女穿梭过渡的轉身、下勢中都有以此轴为中心的转身运
动。严格而言,这时的旋转中心是负重的那个胯关节。此胯关节由如铰链,而全身的旋
转就犹如由此铰链连接的门的开合。为了维持中正,在意识上要尽力维持由头顶到後脚
连线的挺拔,减少扭动。尤其是承担全部体重的胯关节以及膝关节一定要保持稳定的定
位。

同时,我们也可以发觉,在这种旋转中,脊髓也并不严格地处于旋转的轴线上。它是偏
离旋转中心的。所以,我认为此时脊髓的状态并不是衡量旋轉中心是否稳定,人体是否
中正的主要判断依据。 当然我们还是要尽量虛領顶劲,胸拔背以保持脊髓的挺拔。

三,雙胯之间的连线

雙胯连线是方架太极拳中又一根重要的转轴。严格而言它是一根以两个严格同步旋转的
胯关节组成的意识轴。

上身频繁地在前倾与垂直于地面两种状态间变化是方架太极与其他太极拳式的主要区别
之一。然而,如何来实现这种变化的呢? 以前倾的弓步作为运动起始点的上步搂膝拗
步为例。我看到不少练拳者上步时只是將肩膀竖起,因为很少转动胯关节所以当虛脚前
置于地後,会出现腰部(命门)前凹,臀部后突的状态。这样不但造成上下身断裂的弊
病,而且很难使脊髓真正垂直于地面。人体不是仍然前倾便是後仰,否则就不能维持稳
定的后坐姿势。有的则不得不靠把承担体重那條腿上的膝盖移动到脚尖的前方来维持人
体的平衡。这很显然地是违反膝不过脚尖的原则的。那么怎样来避免这种偏差呢?

张达泉太师明确指出,在吳式太极拳的上步与退步中,胯关节“进退要有折叠”。也就是
说,每次上步或退步时,要靠轉动胯关节而不是移动肩膀使脊髓由前倾转向垂直。也就
是要靠转动两个胯关节的连线这根轴,使臀部围绕这根转轴下旋,保持腰部(命门)丰
满地围绕同一转轴後旋,并以此带动上身由前倾變为垂直于地面。这样既有利于將膝盖
移到脚尖之後仍然维持人体的平衡,又能保持上下身的浑然一体。既然这时两胯连线是
一个转动轴,就必须在它转动过程中保持作为轴承的左右两胯关节的稳定,即要避免或
尽量减少它们在各个方向的位移。此时保持负重腿的膝关节的稳定就很重要了。

所以,在上步搂膝拗步中,在前倾的上身还没有轉为垂直之前,即当雙胯正在轉动之
时,重心必须保持在原处而不能前移,也不能將雙胯抬高。待等上身已经完全竖直,後
脚已经前移落地后才能开始將两胯前移,即开始將重心由後脚移向前脚。这样便能减少
全身的摇摆与失衡,保持体态的中正稳定。

由于,在方架太极中,上身前倾与垂直的转换几乎贯穿于正个套路之中。所以维持雙胯
连线的稳定是一个很重要的锻炼项目。据我的经验,甚至可说一旦你能维持这根轴的稳
定,在练习方架太极时就不会有任何難以逾越的障碍,维持中正也就不成问题了。

四,以脊髓为中心轴
我们习惯上总是以脊髓的状态作为衡量是否中正的依据。然而,据我仔细的考察,事实
上方架太极拳中真正以脊髓作为中心的转体动作却很少。

据我的练拳实践而言,只有在少数雙腿平均分担体重时的转身动作,脊髓才是真正地处
于旋转轴上。换言之,只是在这样的转体中,整体的脊髓仅有轴向的旋转而不可以有任
何位移或摇摆。

例如,白鹤亮翅结束后的轉身搂膝拗步中,开始的转身90度的动作、在转身蹬脚的180
度的轉身动作,等等。这些动作中脊椎严格地处于以从头顶到双脚之间的连线为中心的
旋转轴上。在这个动作中,脊髓就不能有任意的位移与摇动或倾斜。这时,脊髓的运动
状态才能作为判断是否中正的依据。要在这种轉身中维持中正即旋转中心的稳定就必须
保持从头到脚各关节的稳定。防止因雙脚,雙膝,雙胯,以及雙肩不同步,不同速的搖
动而造成旋转轴的扭曲。

    五、点中心旋转
除以上四种轴中心旋转运动外,方架太极还有一种以某一关节为中心的点中心旋转。而
且我们可以看到这种旋转贯穿于整套拳架之中。除了以脊髓为中心轴的旋转外,几乎每
一个转体动作中都存在着这种点中心旋转运动。在此就不再一一列举了。我们还不難发
现,它们大多数(除了白鹤量翅等少數以腰椎为中心的旋转外)是以一个胯关节为中心
点而旋转的。由此可见,胯关节与膝关节的稳定在方架太极中是何等的重要了。

纵上所述,什么是中正呢,我的理解是在运动中旋转中心的稳定。也即当骨架作为轴旋
轉运动的中心时骨架的两端就如车的轴承那样不能摇动。当某个关节作为旋转中心时,
这个关节就不能有任何方向的位移。 还有我们或许可以看作为一种虚拟的旋转轴,它
是由多根骨头组成的旋转轴,例如从头到脚组成的旋转轴,为维持这根虚轴的稳定,须
凭藉意识的来控制与调节,例如,虛領顶劲,含胸拔背等很難用文字来表述的。只能在
实践中,在静心的操练过程中来逐渐地体念。

以上只是对整体运动状态所作的粗略分析。就每个局部的肢体运动而言,每组手臂骨,
腿骨都能作为旋转轴。当它们作旋转运动时都会面临同样的稳定中心的课题。例如,我
们说方架太极拳要减少手臂的挥动幅度,而代之以手臂的旋转。那么,当其作轴心轉动
时,作为轴承的肘关节与手腕就要尽量减少位移。这在推手中为了能快速化解来力,以
收后发制人的效果尤其重要。据我的经验是,推手时尽量以手臂的旋转代替手臂的挥
动,当不得不挥动手臂时,尽量保持作为转动中心的肘关节的穩定。在不得不移动肘关
节时尽量保持肩膀关节的稳定。

人们在处理日常生活,无论是工作,学习,家务或运动中,很少会关注对胯关节的调
控,而在以旋转运动中保持平衡为主要目的的活动中无一可以离开对胯关节调控能力的
锻炼。方架太极拳就是一种以旋转中保持平衡为主要特点的武术。我的体会是,无论在
盘架或推手中,为了保持平衡或者说中正,必须把锻炼胯关节的调控能力放在首要地
位,必须无时无刻不把胯关节的运动状态置于意识的严密控制之下。胯关节的调控能力
主要体现在收臀,开胯,丰腰三方面。然而,三者无论达到哪两项,那第三项也便在其
中了。

胯关节的调控能力是太极运动中维护平衡,保持中正的关键。不间断地坚持静心的盘架
是锻炼此种能力的最佳途径。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一次与方架园架有关的通讯

Benjamin:

您好!

重看戴英前輩的方架套路及吳公儀的拳照和他徒弟李章述(上次發給你的映像)的套路,有理由相信二者應該同出一源.

但問題來了,按上次給你的文章,(Benjamin按:原文见taijiprobe.com的http://www.taijiprobe.com/files/wugongyi.doc)吳公儀再學從楊少侯,所以在吳鑑泉晚年的套路上,加上一些自己的打法,成為他到香港後所教的方拳.

北方吳式聽說是最能保留吳全佑的套路與打法,我看過吳鑑泉早年在北京的拳照,基本上與北方吳式一樣,他晚年的套路相信是在到了上海後期定的.而馬岳樑和吳英華一支至今仍保留吳鑑泉的套路與打法.

戴英前輩的套路順序也完全與吳鑑泉晚年定的一樣,但打法却與吳公儀相似.

從你的簡介及有關文章,看不到張迖泉與楊少侯有甚麽関係,也找不到戴英輿吳公儀相連的関係,中間似乎缺了一些史实.

究竟吳式方架是甚麽時侯開始?誰先有這打法?

想聽聽你的意見.

XX
9-25-08

XX:

你对太极的探索精神实在令我钦佩,难怪你能有如此精湛的枪技。希望能早日见到你太极拳与推手的照片或video。再次恳请你能为taijiprobe的读者写些文章。

你的来信给我出了道难题。但这确实也是我所深感兴趣的问题。所以,我化了些功夫竭我所能作一个回答。不敢说必定正确,但愿能够做到言之成理。因此而让你久侯,很抱歉。

关于张达泉与吴鉴泉家族之间的关系也是我很想弄清楚的一个问题。从正式的师徒传承的关系来说,张达泉的师傅是纪子修应该是没有问题的。这从我放在taijiprobe.com上的,缪福度老师手抄的张达泉所写有关岳氏散手及枪论的笔记可以得到印证。

纪子修与吴全佑虽不一定是正式的师兄弟关系,但他们是同时代的武术高手,并且交往甚密是没有疑问的。根据纪德(之修)传(参见:taijiprobe.com ,太极漫谈页面)记载清同治六年(1856年)纪之修已“以技擢护军校,又从杨露禅受太极十三式。”。而当时吴鉴泉(1870-1942)还没有出生,可见,就年令与出道时间来看纪子修是吴鉴泉的师伯辈,是无用置疑的。民國五年,紀子修、吳鑑泉、許禹生、劉恩綬、劉彩臣、姜殿臣、孫祿堂、
楊少侯等人共組北京體育講習所(後改制為北京體育研究社)当时纪子修年令最大,虽是同事,但总属吴鉴泉、杨少候等的前辈。

纪子修很少收弟子,张达泉是其爱徒。吴鉴泉长张达泉(1889—1969)十九岁,而张达泉长吴公仪(1900—1970)十一岁。所以,无论从武术或年序而论,张达泉是吴公仪的叔辈是无疑的。前辈也有多人证实吴公仪一直称张达泉为师叔。

纪子修去世后,吴鉴泉给张达泉不少照应,所以,张达泉一直对吴鉴泉十分敬重。由此,外传张达泉是吴鉴泉的学生也事出有因。

张达泉在吴鉴泉去世后与吴鉴泉家属的吴公仪关系最好。有传说吴公仪在澳门比武前曾向本门长者征求意见,指的就是张达泉。

至于张达泉向吴公仪学太极拳的传说,我是这样看的:

吴公仪1924年受聘于黄埔军校。1937在香港担任鉴泉太极拳分社社长,1943年日军占领香港后回到上海,担任鉴泉太极拳社社长。1948年又回香港。可见,要说张达泉向吴公仪学拳的话,只可能发生在1943年到1948年之间。众所周知,吴鉴拳1942年过世后,张达泉是上海太极拳界的少数顶梁柱之一。那时张达泉已经五十多岁了,如果这时才向吴公仪学太极拳,他的太极技艺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达到如此高的境界的。所以,据我分析,纪子修的绝技虽是岳氏散手,但毕竟也是公认的与吴全佑同时代的太极泰斗之一。张达泉又是他的少有的高徒。所以,张达泉的太极拳技艺根基来源于纪子修是毫无疑问的。当然,张达泉的太极技艺不及吴鉴泉也是不可否认的事实。张达泉又是个谦逊好学的人,所以,当吴鉴泉在世时,张达泉经常向吴鉴泉讨教,并师事吴鉴泉也是必然的。但决不存在正式的师徒关系。那么,
张达泉与吴公仪更不可能有师徒关系了。他们之间最多也只是拳术上相互切磋,坦诚交流,惺惺相惜的亲密拳友关系。缪福度等老师曾说,张达泉深得纪子修的岳氏散手的真传,又有纪子修传授的高超枪法,但此两绝技他一直没有象他的太极技艺那样广为传授,也是因为在与吴公仪交流时作出的承诺。因为,公仪担心吴家除了太极外很少有其他看家武艺了。

至于其他有关张达泉太极拳的传承关系便完全是捕风捉影的无稽之谈了。例如,说张达泉拜吴鉴泉的夫人为师,我们可曾听说吴鉴泉夫人的习武史迹,没有吧!由此,说张达泉的拳艺受吴氏家族的影响是可信的,但绝不可能存在什么正式的师承关系。

明白了张达泉与吴鉴泉家族的关系以后, 你所指出的 『北方吳式聽說是最能保留吳全佑的套路與打法,我看過吳鑑泉早年在北京的拳照,基本上與北方吳式一樣,他晚年的套路相信是在到了上海後期定的.而馬岳樑和吳英華一支至今仍保留吳鑑泉的套路與打法.

戴英前輩的套路順序也完全與吳鑑泉晚年定的一樣,但打法却與吳公儀相似.』

这一现象就容易解释了。纪子修,王茂斋等其实是参与了吴全佑改造杨式小架为吴式太极的过程的。而吴式由吴鉴泉的推广而广为人知。晚期吴鉴泉在上海进行了改吴式为圆架工作。由于这一改动未影响到北方太极界,所以北方的吴式还是由王茂斋一脉传授,张达泉因纪子修的关系也应属于北方的体系。其实“方架”这个称呼原是为了区别后出的“圆架”而得。在圆架出现之前人们只知吴式,根本就没有方、圆的概念。而且,圆架又并不广为人知,所以,即使现在北方可能也较少人知吴式还有“方”、“圆”之分。吴公仪所得的家传也是早期的方架,而方架又是很接近吴公仪向杨少侯学的杨式小架。吴公仪1924年就去了南方,因此,吴鉴泉的改架对他不会造成多大的影响。这样张达泉,吴公仪与现在北方吴式拳的打法相近而与圆架有较大区别便在情理之中了。

也可能正因为此,张达泉与吴公仪的关系会比与吴氏其他人密切的原因之一。

太极拳的技法比套路的顺序重要的多,而且也难改变得多。所以,张达泉在
套路上遵循吴鉴泉的改动,而打法上保持了自己的特色是一个符合他个性的
选择。当然,由此戴英套路顺序完全与吴鉴泉晚年定下的一样,而打法却与
吴公仪向似应该是必然的了。张达泉与杨少侯可能没有密切的关系。戴英与
吴公仪可能未曾见过面吧。

张达泉与马岳梁应该相熟,但是在马岳梁主持的鉴泉太极社从不提,至少很少提及张达泉对太极拳的贡献却是令人费解的。

张达泉晚年常讲现在杨式小架不常见了,他的架子实际上最接近杨式小架。可能也与此有关。
Benjamin

9-27-08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一次有关太极哲理的交谈

        一次有关太极哲理的交谈—— 由练太极产生的人生哲学联想

Benjamin:在太极推手中,我体念到。从微观着眼,所谓的“意”与“力”,其实就如电子与电场一样,不能作精神与物质的区划的。我以为练太极不建立这种观念,是不利于将用“意”不用“力”的意识贯穿始终,并作出理论的解释的。 

就此而论,中国传统的阴、阳哲学就比西方的唯物、唯心之论适用范围更广。因为前者比后者更抽象,纯粹是如A、B一样的符号,而物质与精神总有某种先入的意含影响了适用的范围。

XX 网友:您这次提起的关于太极拳推手里的“意”与“力”相当于“电子”与“电场”的 解释,的确是以前未曾听人说过的“创见”。 

太极拳运动是中华传统文化中最能够受到外人接受的遗产。 太极拳运动(人类肌体运动)的虚实、动静、方圆、进退、刚柔、开合、…… 等等平衡与调控机制,都必须通过中枢神经系统(意)的指挥才有“力”的 效应。所以,很希望您有时间详细介绍一下这种见解。

 Benjamin:这只是我由太极拳的锻炼中获得的一些遐想,还很不成熟。但作为太极哲理的探讨我便大胆地说出来,与网友交流。

我喜欢根据自己的生活经验,举一反三地摸索一些可作为自己行动规范的准则,或探索新知的工具。

说到哲学,有次网上与位学人讨论时,老先生一开口就向我开书单,他以为说哲学不知哲学史不行。其实哲学就是由实际生活中总结出来的思维与行为规律。读前人书,可以从中得些启示,然而只是自己哲学的源头之一,不懂得从自身的现实生活中总结人生轨迹,那最多也只能是个背书匠而已。所以,我不仅自己不喜欢用名人名言来佐证我的论点,也不肖那些把名人名言作虎皮的做学问的人,凡大量抄录名言的人,其实是对自己的不自信。 

说到太极中“意”与“力”不能作物质,精神之分的意思,源于我根本就不赞同“精神”与“物质”是一对哲学基本矛盾,更不认同它们之间存在主从关系的观点。据于这个网站的性质,我不可能详谈我的哲学观点。我想仅举一例来说明太极拳中“意”与“力”哲学上的关系。

从宏观上看,铁锅与铁铲再傻的人,也不会把他看作是相同的东西。但如果你将其解析到分子,原子级呢?你会发现他们是同源、同质的。同样,你如果从宏观上说,没有人会说“意识”与“物质”是同一件事,但是我们把他们解析到微观来看,对“神经”受刺激后的反应与“神经”组织本身,两者之间我以为就不能用“精神”与“物质”来分类了。说神经组织是物质的,我相信没人会反对,意识是复杂的神经反应的发展,这也是无可质疑的。那么,从微观来看,意识与神经组织就不能用精神与物质来区分,也是十分清楚的了。当然,我还要说明,我并不想否定宏观环境中“物质”与“精神”的区别。从哲学上看,这说明以物质与精神作为哲学本源的所谓本体论就有了极大的局限性。由此,我认为,用阴、阳作为各种不同存在形式的符号就如用抽象符号A 与非A  因为本身没有具体的含义而在哲学上能有更广泛的运用空间。 

我们往往从精神与物质的可转换性来论证精神与物质的同一性, 相反,我认为正因为从微观上我们能看到精神与物质的同质性才是他们在宏观中可转换的基础。

再举一个生活中的例子,我们如果说在脑海中出现的景象是意识的话,那么我们有什么理由把通过莱塞光在空中组成的景象说成是物质的呢。由此,我得出这样的推断,意识是由各种如电场,磁场或其他未知场构成的。也正因为此,强磁场,或强烈的色彩环境的变化才可能影响人们的思维。现在已有仪器可以将思维内容打印出来也证明了我推断的合理性。 

既然从微观来看“意”与“力”具有同质性,所以宏观上的用“意”不用“力”能达到四两拨千金不但在力学上有所依据,在哲学上也可有合理的解释。没有任何神秘可言的。 

我是相信今后,生命学家,生物电子学家,会有越来越多的实验来印证我的推断的。以唯物,唯心的本体论来区分哲学派别的观点总会有消退的时候,这也符合万物随时空环境的变化都会由弱达盛,又由盛至衰的规律。 

XX 网友:您说得对,“精神”与“物质”不是一对哲学领域上的基本矛盾。不妨把他们视为阴与阳的并存关系。这种关系,正如太极拳理论中所说的“虚中有实,实中有虚”,如果要用“主从”关系去解释,那么,这就和物理学上的燃料和能量之间的关系十分相似了。 

两极之间的相对关系,有时候会有出现矛盾(例如夫妇之间的“矛盾”,呵呵),但却未必是经常或永远矛盾的。太极拳架中的许多招式同时兼备了攻防的潜势,可说是这种关系的具体例证。同理,“意”和“力”之间的主从关系,正如您提起的电子和电场的关系,应该可以算是相当类似的。

有人觉得练太极还能获得品德上的长进。你以为如何? 

Benjamin:恕我要咬文嚼词了,太极能使人品德长进,我不敢说。能改变性情倒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也有例外,有性格坚定者通过练太极改变了太极拳也是有的。我中阴阳论的毒太深,凡事总要翻来覆去地折腾着分析。 

据我的观察,喜欢太极拳的人,多为外柔内刚。或可说这种性格有利于学太极拳。

所谓内刚即意志中正,外柔即善应势变用。反之,太极拳的锻炼也有具有培养这种性格的功用。但这种性格不是人人喜欢的,所以我说不一定能将性格向这一方向发展说成是长进。可能有人会讨厌地说,“这家伙本来豪爽得很,自从练了太极怎么变的阴阳怪气的了”长进与否要看各人的品味而定的,不知是否。 

练太极拳最易见的改变应该说是能增强耐心,改变急躁性情。对急性子来说,二、三十分钟慢悠悠的拳架就够他受的了。从受不了到受得了就会是个改变。在二、三十分钟中,要集中思想关注整体的协调运动,就不但要耐心,更锻炼了意识集中关注某一事情的静心。从体念到体态平衡的情趣中,就可能引起处世中维持各种因素间平衡的兴趣。

以上是说盘架中能最直接地影响性格的因素。对于善于举一反三的人当然还会产生更多的联想,因而引起更广泛的性格变化。

从推手锻炼中,就会有引起更多的处世原则的改变。有些人在练拳架时,可以非常放松,协调地完成全套拳架。但是,当推手时,一接触到人,所有太极要领全都忘了。这就如演员的上场晕一样,出于没有实际经验的紧张。所以练太极不练推手不行。我不主张练了太极去打架,但是,练了太极推手,能使你锻炼一种处变不惊的性格。太极所以能四两拨千斤,原理在于应势而动。也就是后发制人,久而久之,也会成为一种处世原则。

还有一种极重要的变化是较善于控制自己的情绪,当意识到自己不必要的发怒,紧张时,能较快地调节情绪使自己及时地平静下来。如果能从太极中悟出阴阳平衡,转换的哲学原理的话,那么更会改变整个处世方式的。

当然,这种变化有多大,会因人而异的。还是那句话,性格没变却改变了太极拳也是有的。会造成这种变化的也不只有太极拳,殊途同归,其他社会活动也可能引起同样的性格变化。这是不能一概而论的。 

太极推手中,要培养攻即是守,守即是攻的意识。这在其他竞技中也是屡见不鲜的。就围棋而言,下一子你能绝对地说这是攻还是守吗?攻本身就含有守的意思,反之,如果没有攻的意含也就失去了守的功能。

所以说练太极能改变性格,但要改变性格非必须练太极不可。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方架太极盘架中如何预防重心飘浮

 方架太极盘架中如何预防重心飘浮                 吴邦仁(Benjamin Wu)

在由后坐势转向前弓步,或由弓步转向后坐时,常见的毛病是 双胯很容易不自觉地被向上顶起,在推手时这会造成重心飘浮。究其原因大致有两点:  

 一,当后坐转为前弓,前移重心时,后腿由曲伸直对地面的“ 支撑”,形成一股向前上方推进的反作用力。这样,双胯的位置很容易被不适当地抬高。出于同样的原因,在由弓步转为后 坐时,也会因为前腿由曲伸直,重心后移时,双胯位置会被沿 后上方顶高,引起身体飘浮不稳。这样在推手时就容易被顺势拔根。

 为消除这一倾向,我们必须在前移或后撤重心时,避免用腿“ 撑”地,而需建立用双足掌在水平方向“推地”意识。可以想象为溜冰似的前进或后退模式。这样在前进或后退时可使重心保持沉稳地在同一高度上进、退。  

具体地说,在前腿由前弓转为直伸,后腿由直伸转为曲坐,重 心后撤的过程中,不要急于将前足尖提起,而是用双足的全脚掌同时着地往前推地。把这推动力的反作用力,作为重心后移 的动力。这样用劲的主要意识就由上撑变成维持同一水平面的 平推。也就可以减少重心上浮的倾向。不急于将前足尖提起的另一优点是,在后退时能更有效地发挥前腿的动力作用。比过早提起前足尖,单用后腿更沉稳有力。当前腿由曲转为完全伸直时,后腿的膝盖仍然会处于后脚尖之前,也就是说全身的重心还没能完全后撤到以后胯与后足连线为轴的稳定轴心上。换言之,移动重心的动作还未全部完成。因为这时前腿已经伸直,很难继续推动重心后移,所以,接着主要地就得靠后脚掌的继续推地,并用腰腿劲将双胯略作后收,直到后膝撤到脚尖后面,重心稳定坐落在胯足连线的重心轴上为止。在最后的重心后移过程中,前足尖也就会自然地因身体的后移而被提起。  

 在此值得一提的是,重心后移到什么位置较为合适。这要视锻炼的重点而定。我以为对初学者而言可以将重心移至脚根与胯关节连线基本与地面垂直。这样重心较靠后,有利于在进退转换时,锻炼腰腿的强度。但缺点是容易造成腰腿的僵硬,降低灵活性。待等下盘较强劲后,可以将重心前移到胯关节与脚掌中心的连线垂直于地面即可。这样在进退转换时,腰、胯、腿的肌肉可稍放松,使运动更灵便。  

 相似地,当由后坐转向弓步的过程中,则开始动力主要来自后脚掌后推地面造成的反作用力将重心前移,直到后腿伸直。前脚掌随重心的前移而逐渐踩实。因前脚掌触地面积的逐渐增加,前脚后推地面的作用也随之增加。当后腿伸直时,重心移到前脚跟,此时前脚掌继续后推地面将重心由脚跟移到脚心。整个动作到此完成。同理,重心前移到足跟还是足心要视锻炼的主要目的而定。但是,要掌握一个原则,膝盖不要超前足尖。进、退时负重腿的膝盖不能随意摆动。否则容易失衡。在转入弓步的最后阶段,前腿也要建立制动的意识,以防止重心的过度前移。  

前进,后退时,用劲方式由腿的“撑”变成脚掌的“推”虽只是一字之差,在推手时却可以很大程度地减少被对方拔根的可能性。而且,在盘架时也有利于进一步将意识下移到脚底从而减少上身,甚至腰、胯、及大腿的不必要的僵力,将重心植根于地面。  

 二,前、后腿的不协调

除了改撑为推外,需避免造成重心飘浮的另一重要原因,即前后腿以及腰、胯、动作的不协调。  

为协调双腿运动,当一腿由直转曲或由曲转直时,另一腿就必须相应地控制由曲转直或由直转曲的速度,使与之配合。如果一快一慢,就容易把胯关节顶起,或造成身体的扭曲。另外,放松胯关节也十分重要。张达泉先生十分强调,胯关节要做到“进退有折叠”。也就是说在进、退过程中,在腿由曲转直或由直转曲时必须相应地调整大腿与上身的角度,即改变胯关节的折叠角度。这样才可能在保持体态中正的条件下,重心平稳地前后转移。初学者,甚至某些对松胯理解不深的太极老手,在盘架或推手时很常见的,造成全身扭曲失衡的病因就在于双胯的前凸。这就是由于他们在移动重心时,双胯没有随时协调地像门上的铰链那样作折叠运动。  

 弓步与后坐的转换是太极拳中最基本的运动形式。我们掌握了这一原则,便会一通百通,无论是云手还是野马分鬃中的侧身步,脚掌与腰胯的运转要点也就很容易理解并运用自如了。  

介绍太极难就难在要说清内部的意识运动而非仅外形。要深究理论,不少专家是可以将老子的道德经拿来逐条对照的。要说简单,张达泉说:归根到底只一句话:“动如捕鼠之猫”  

 我很不自信是否已经清楚地表达了自己的意思。所写的只是些自己练拳的体会,如能給初练者有所启发,就如我所愿了。  

 又:对“撑”与“推”的体念源于唐玉树老师的启示。得益非浅,在此表示感谢。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莫将”欲前先后”当原则

莫将欲前先后当原则                             吴邦仁(Benjamin Wu)

有位朋友问我,听说练太极时要做到“欲左先右,欲前先后”,这是否与成语“欲擒故纵”相合。“欲…先…”一直被认为一种辩证观而受到人们的信服。 然而,我认为至少不太适合于太极运动。

我们可以从盘架与推手两个方面来分析。

很久以来,不少人是把“欲…先…”等作为太极盘架的规矩来遵循的。太极拳的套路与其他武术套路相似,都有进、退、左、右四面八方的活动组成。因此,在改变运动方向时,必定存在所谓的“欲…先…”的现象,或者说可以用这样的理论来解释太极套路的运动现象。杨式大架动作比较大,我们可较明显地看到这种“先前后后,先左后右”的转换现象。然而在方架、小架太极中,由于将这种大动作的转换化入精细的,腰、腿、臂、手各骨骼轴的转动之中,就大大地减少了肌体,尤其是手、臂、膝、胯的“欲…先…”的现象。我们使用这种原则还有个先决的条件,就是太极动作必需是有始有终的。否则,我们不能决定那个动作才是所谓的反向运动。所以,这种理论最多只适用于将动作分段练习的初学者。 然而,我们练习太极的最终目标是一旦启动,在实际盘架中动作要连绵不绝。既然无始无终,就失去了判断“欲前”、“欲后”、“欲左”、“欲右”的时间标准。所以这一原理对熟练的太极拳运动者来说,是没有意义的,甚至可说是有害的。因为,他会使锻炼者产生动作之间的断裂意识。

我认为这种原则,整体而言,对太极运动过程没有实际指导意义。我们说太极拳包含辩证思辨,但并不体现于“欲”与“先”的对立分离之上。而是在于“有前必有后,有左必有右”的对立的统一之中。在辩证观的指导下,我们追求的是每时每刻都要保持体态的丰满,意识的及体态的平衡,换言之,要含有向四面八方松弛,舒张的意识。我们在前后左右运动时,不只是某一肌体的单独、单向运动,而是整体重心的平稳、平衡移动。即在重心向某一方向作单向运动时,作为整体,全身肌体要有同一瞬间向各个方向均衡地向外舒张的意识。这样才能达到在手、臂、肩上反应出与腰腿劲的一致。在盘架时培养出这种兼顾前后左右的均衡意识,才可能在推手时,避免意识及体态失衡。张达泉太师把不同于主攻方向的劲称谓衬劲。只有主劲与衬劲的平衡才能快速地应对瞬息万变的外力变化。

我在学拳者掌握了基本的架式后,十分强调的就是一个体态、意识的丰满。任何一个动作,不是某一个肢体的运动,而是舒张着的丰满的整体的重心转移。建立了这样的意识才能保证每时每刻“有前必有后,有左必有右”,其实更严格地应该说,“有前必有左、右、后”“有左必有右、前、后”才更全面。

我们知道,拳架的动作程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每个体态转换瞬间保持前后左右意识的平衡与丰满。这样就可以培养出随时对全方位来袭作出快速反应的能力。盘架中运动方向完全可由自己决定,你欲向左,为什么必须先要向右呢?似乎没有道理。

就推手而言,太极主要的战略意识不是先发制人,而是后发先至。太极推手的主要原则舍己随人。是无“欲”。 初学推手的人应当把消除据己之“欲”而动的意识当作最重要的课题。大多数推手时喜用僵力的人问题就出于“有欲”。所以,对初学者而言,“欲左先右”等意识是绝对有害无益,必须努力消除的。

人无欲不行。如果一定说行必有所欲的话,那么在太极推手中,我们的欲是要在感到外力的压迫时,在尽量不改变双方接触点压力的情况下,藉调整、维护自身体态,意识平衡,使自身重心平稳,平衡地移动,并迫使对方失去体态与意识的平衡。换言之,推手的动向不能根据我欲如何而定。只能根据我必需作何调整以保持自身平衡,破坏对方平衡而定。

总之,太极盘架中并不存在“欲…先…”的问题。而推手中我们要强调的是“无欲”更不宜将“欲…先…”作为运动原则。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关于松与沉的关系

关于松与沉的关系                      吴邦仁( Benjamin Wu)

有网友问“松”与“沉”的关系以及它们是否是平衡的必要条件。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要明确所说的“松”何所指。如果与多数人一样,认为“松”是指一种肌肉张弛的状态。那么可说“松”是肌肉收缩的状态,而“沉”则是在这种状态下的一种感觉。

就如我在《论太极拳的“松”》一文中曾经指出的,『我们不妨可以先采取自然的站立姿势,有意识的把全身肌肉收紧。然后,尽量慢地把肌肉松弛下来,直到自己觉得无法再放松为止。在这过程中我们可以感觉到身子的重心好像慢慢地下沉。』『在这种放松的过程中人们会感到重心的下移。然而,实际上,人体的重心位置在这过程中并没有改变。这种感觉由何而来?这还得由人们的习惯说起。在日常生活中,当有所行动时一般总是上身先有动作,随之有必要才会运动下身。所以当你收紧全身时,实际上总是上身肌肉收缩程度的变化先于,而且大于下身肌肉的收缩。不分情由的全身肌肉的收缩总会造成僵硬的感觉,而这种感觉使人感到沉重。所以,全身收缩便会引起头重脚轻的幻觉。而当开始逐渐放松肌肉时,同样地必定会先放松上身的肌肉然后才逐渐往下放松。这样便产生了整个放松过程中似乎重心下沉了。我们正可以由此来找寻“松”的感觉。』

由此,则我们可以认为,“松”与“沉”是一种现象不同的描述。这有些像固体的质地越疏松与人们的感觉越柔软的关系。“松”、“沉”当然是身体平衡的必要条件。身体平衡
则也有利于“松”,“沉”。“松”、“沉”主要靠意识的控制,也可以说肌体的“松”则是意识清静的反映。所以,松沉,平衡,与清静是相辅相成的。

以我看来,正如《论太极拳的“松”》一文所说,“松”是太极拳锻炼中包括一,调节肌肉的张、弛。二,控制肌腱的运动、三,感受及调节外力及平衡状态的灵敏度,三方面的
技能。当然,这“松”就是意念控制,调节下身体平衡的必要条件。那么“松”与意识,体态的平衡的关系就不是阴、阳特性的不同了。“松”是达到“沉”的手段,而“沉”则
是“松”的目的。由此而言,“松”与“沉”的关系就有别与阴阳之间的关系了。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Hello world!

welcom to my blog.  I am looking forward to your comments.

Benjamin Wu

欢迎你的来访. 我期盼着你留下宝贵的意见.

吴邦仁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 Comment

就<论"松">答拳友

            就《论“松”》答拳友                                     吴邦仁(Benjamin Wu)

自发表了《论太极拳的松》一文后,有些网友对我提出了一 些很有价值的疑问。我愿意为此作些补述。供太极同好参考。

 (一)关于【一般运動保持体態平衡不一定要鬆,也不需要鬆才少耗能】

 我觉得这种说法,似乎还是认为“松”主要地是一种对肌肉的张、弛状态的描述。但是,正如我在《论松》一文中所说。在我看来肌肉的张、弛状态,在太极拳涉及的“松”中只含有较小的比重。它只是达到太极“松”的三个因素中的一个。而且,即使就肌肉的张、弛状态而言,“松”也不是指肌肉的收缩程度,而是指使肌肉能灵活有序地收缩,舒展的技能。即在太极运动中,每个时刻不同的肌肉该收缩的要收缩,该舒展的要舒展。并且收缩,舒展的转换过程要灵活。这不仅是理论上的要求,在实际上如不能达到这点,也一定会表现出不同程度的“僵”。

 如果我们用这样的标准来考察其他运动的话,那么我认为一般运动中,为保持体态平衡也会要求“松”的。至少可说“松”是有利于体态平衡的。例如体操、跳水、花样溜冰等运动如果不能有效地控制各部分肌肉的张、弛有序,协调。肯定是得不到好成绩的。即使是这类运动,也有与太极拳不同之处。它们主要地是在双足离地的状态中来体现其精确控制的协调韵味与精湛的平衡艺术的。因此,它们在练习中主要地是培养在高速运动中的协调,平衡技能。在运动中较少有机会细致地体念每一运动瞬间的平衡状态。  

 然而,除了陈式太极外,大部分太极运动过程中,并不存在双足同时离地的运动状态,因此,练拳者能在慢速运动中悉心体察每一运动瞬间全身的协调、平衡状态。并能即时地作反复尝试各种平衡方式。从而可以较精确地,以极微小的调整来改善运动的协调、平衡能力。我们在走路时,很少有失衡的感觉。这是因为速度较快,有些失衡状态被掩饰过去了。当慢速行走时,大多数人可以感觉到在前跨的脚着地之前的瞬间人体是处于失衡状态的。太极拳要求人们在进步时必须当前移的足着地之后,才可前移重心,也就是为了避免这种瞬间的失衡。这看似不难,但练了一年以上还是未能达到这一要求者却并非少数。为避免类似的短暂瞬间的失衡,太极拳对控制人体的动作协调,平衡的能力提出了较其他运动更高的要求。清静的意识、慢速的运动方式提供了觉察这种短暂失衡的可能性。“松”则是达到这一要求的必不可少的技能。这种技能与杂技中的顶碗,空中走钢丝较为接近。  至于其他不以平衡为主要考察标准的运动,当然会对“松”提出不同的要求。然而这正是太极运动与那些运动的不同之处。各项运动之间只有对控制肌肉有序张、弛注重程度的不同,而不会存在需要不需要的区别的。激烈运动中发生的痉挛就是肌肉失控收缩的表现。

 关于能耗,改少能耗有多种途径。而我把“松”定义为一种技能,而不是一种状态。我并不认为,“松”了就是处于最少能耗状态了。“松”作为一种运动技能,改进是一个无止境的过程。我们不可能达到完全“松”,而只可能争取越来越“松”在其他节能条件不变的情况下,运用最佳的放松技能,便能在同一条件下,以最小能耗来完成特定的运动。  

 所以,我认为“松”是以最大程度地降低运动能耗为目的的一种太极运动的技能。太极拳运动要“松”不是要求锻炼者达到某一具体的能耗程度,而是要求练太极者要着力于改善:(1) 调节肌肉张、弛;(2) 提高关节灵活性;(3) 加快意识对外力的反应速度,这三方面的技能。并指出获得这种技能的关键在于自始至终保持意识的清静。  

 其实,这与我们经常要求运动员培养良好的心理素质,发挥最佳竞技状态,也是一致的。只是将“松”的技能运用的着重点不同:有的追求运动速度,有的追求力度,有的追求某种团队的配合技巧等等,并因此对同一要求运用不同的术语来表述而已。

(二)关于【鬆是有助輸導外力及內力.內力好多人用氣去形容.氣一字你好像比較少用】

鬆的确有助輸導外力及內力的功能。所谓输导外力,实际上就是在受到外来作用时,不顶不丢。这就包含减少“僵”力、“蛮”力的意思。其实也就是要减少在外力作用下,维持平衡的能耗。如张达泉在年近八十时还能与青壮年连续推手三、四个小时。对手东倒西歪而他仍然神静气定。这就是基于他以最低能耗输导外力,能“松”的功力。所谓输导内力,也就是减少因本身肌体运动中的不协调,造成的肌体僵硬而引起的不必要的内耗。这也是一种减少运动过程中不必要能耗的技能。

 关于“气”这个术语,我的确很少用。因为,这个“概念”不要说老外难以理解,就是当代的中国人有多少人能说清楚的?我虽隐约有所“感悟”老实说我并说不清楚究竟什么是“气”。现在,我接触的老外多于同胞。这就逼着我要用老外容易理解的说法来解释太极运动的要领。  

中国的养身之道与老外的健身之术必有相通之处。现在的问题就在于人们还没有找到灵便、有效的沟通桥梁。所以,我不得不为找寻这个桥梁而加紧探索还十分陌生的领域。例如神经与肌肉的联系是怎样的机理。穴位与神经是否有解剖学上的联系,等等。  我也不怕笑话,不妨说说我的假设。西医基于人体解剖的研究,认为人对外界的感觉是由神经末梢接受的,然而,人体各处都存在着游离的神经末梢。那么“气”的流动的感觉是否是只有当人们意识清静下来后才能由神经系统感受到的人体内部运动时,各组织相互接触、运动、作用所产生的感觉反应呢?  

神经元由胞体与突起两部分组成。有两种突起:一是,能反复分支,能传递刺激的树突。一个神经元可有多个树突。二是,较长的轴突,每个神经元只有一个轴突。轴突的末端可反复分支。它与其他神经元的胞体、轴突、树突构成突触。突触是神经元之间功能性接触位点。信息经此转递。突触根据不同的连接又可有轴-树突触、轴-胞体突触、轴-轴突触、树-树突触、体-体突触之分。由轴突与树突能反复分支看。神经系统之间的连接不是一成不变的,而且它们之间的连接又是极灵活的。解剖学的研究还揭示出神经信息的转递完全是化学物质与离子的运动。  

 所以,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在神经系统与肌体的相互作用下完全可能扩展神经系统与肌肉联系的信息网络。也即在意识的引导下,完全可能产生新的感受,及新的控制点及控制机能。  

那么,如果说一般人没有或只有较低的对肌体内部运动的感受及控制能力的话,我们经过长期的有意识锻炼完全存在我们对所谓“气”的新的感受的可能性的。并且由此导致存在于少数人身上的某种所谓特异功能也并非必不可能。我们应当以开放的,而非排斥的心态来对待这一领域的研究探索。我们必须用严格的实验结果来证实某一科学假设。同样,要否定某一假设也必须有严格的科学实验的依据。对任何不为自己认同的假设,轻易地以不科学加以否定,进而阻碍别人的研究本身就是一个不符合科学研究原则的蛮横行径。  

 我们认为“气”的能量当来源于血液循环输送的营养。而意“气”导引的肌肉收缩产生的力是“气”的能量的体现。“气”的流动感则是人们对体内某种肌体运动的一种新的感受。我们自然呼吸引入的氧气量是人体产生一切动能的重要来源。“气功”有利于增加氧的吸收及废气的排出。所以练“气功”就必然主重于呼吸运动的研究。中国“气”功的研究从来都对“外气”与“内气”给予同样的重视。“外气”为源,“内气”为用。如果从这样的角度来理解中国养身学对“气”的论述,就与西方的健身理论有很多相通之处了。  

当然,太极拳论中的“气”还只是涉及了中国医学,哲学体系中所说的“气”的部分含义。太极拳与气功不同。它并不把“气”作为主要的运作对象,而是强调以意领气。所以,在太极拳领域中所提及的“气”,以我的理解主要地只是在意识清静下来后对肌体内部运动的一种感受。我相信通过精心的研究,在这个领域中,人们必定能找到沟通中西的桥梁。

 有些人把中医排斥在科学之外,我看主要还是由于没找到中西两大生命学科之间沟通之途。我读书不多,最近,见到于志钧先生编著的《桓侯八枪——苌氏太极枪》,因其所述,与张达泉的枪论有很多相合之处,故较仔细地读了一下。其中在《五气练法》一节中很具体地记载了“三焦气”、“聚中气”、“息心气”、“舒肝气”、“壮肾气”的练法。我觉得其中有很多动作与西方运动员的拉韧带,放松肌肉,舒展筋骨或一些键身操极为相似。区别只存在于,因文化背景的差异在解释这种运动的健身机理的理论体系中。

 (三)关于【為甚麽發勁也要鬆呢?】

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一般人们认为发劲就是来源于肌肉的收缩力。其实,这可能正是把“僵”力误认为“刚”劲的原因。

 其实,我在《论松》一文中已说了。人们在运动某一肢体或转动关节时,总是在收缩某部分肌肉的同时,舒展另一部分肌肉的。骨骼与关节的运动力源于骨骼肌。按作用,骨骼肌可有伸肌、处展肌、内收肌、旋前肌、旋后肌等。每一块肌肉都有二种以上的功能。在某一关节运动中起着收缩的主动肌作用的骨骼肌,在另一种运动中可能是协同肌甚至是松弛、伸长的拮抗肌。    

如果将该舒展的肌肉也收缩了。就会造成关节的僵硬。我们在发劲时也一样,太极发劲全身要有一股松弹的劲。就拿方架分脚前的披身、扇通背右手的提转、野马分鬃的挥臂。手臂的肌肉都需要舒展,这劲主要来自腰、腿、胯的松弹释放出的弹劲将手臂如绳鞭似的挥出。如果,手臂,肩膀的肌肉不松弛,它们所产生的僵力就会抵消腰、腿、胯的发劲。一般揽雀尾的掤劲主要的也是由腰、腿、胯产生的松弹劲,加上含胸拔背引发的上身的舒展劲发出的。如果不分青红皂白地收缩全身的肌肉。是无论如何掤不出去的。

 由此可见,我们仅用肌肉的松弛来概括“松”的概念是以偏盖全了。也正是这种误解造成了不可以完全“松”下来的忧虑,使初学者在“松”与“刚”之间无所适从。我们说的“刚”劲实际上是一种在极短时间内释放出来的全身协调一致的“松弹劲”。这需要极高的肌体协调技能。所以,能发多大的“刚劲”果然与某些部位肌肉具有较强的收缩力有关,但它也是与掌握协调全身的放“松”技能的程度成正比的。“僵”必定会造成不协调的“散”,会增加发劲时不必要的能耗,降低发劲效率。  

 希望能有更多的太极同好,在这一领域中共同寻找广泛沟通中西文化的桥梁。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论太极拳的”松”

论太极拳的“松”—— 是对运动技能,非静止状态的要求                   吴邦仁 (Benjamin Wu)

论及太极拳,“松”可说是涉及最多,也是最基本的议题了。 “要放松”是初学太极者遇到的第一个要求。“如何放松” 也是初学者要求老师释疑的第一难题。但是,许多习太极者 最终还是没能“放松”。而为师者最终还是未能明白地向习 拳者指点“如何放松”。原因何在,只因太极拳中的“松” 究竟何所指,似乎应该是尽人皆知的常识而实际上却是人思人异,至今尚无定论的议题。

什么叫“松”,最通常的回答是肌肉放松,不要用力。但又有行家说,力总是要用的,否则就“散”了,或说“蔫”了。于是说“松”就是不要用“蛮力”、“僵力”。但怎么才算是“蛮力”、“僵力”呢?又有些说不清楚。因此,习惯用“蛮力”者还是以“松”不是不用力为由而继续使用蛮力,僵力,甚至美其名曰“刚劲”;而“蔫散”者仍旧可能陶醉于自己的“松”“轻”之中自得其乐。于是乎究竟如何理解“松”好像只得依赖于对太极的“悟性”了。

太极拳既然讲究的是武艺,当然也属艺术领域。所以,如其他艺术一样,只有在师生之间存在着“正确”与否的承继问题。一旦跳出师生关系就没有“正确”与否,而只存在认同与否的区别了。本此认识,在教拳时发现不能认同的动作,我会“蛮横”地去“纠正”。但我下面所说的有关“松”的话,只是为读者提供一种玩太极拳艺的选择而已。我极愿意看到行家提供不同的意见,来改变我的选择。

与学员推手,学员说我很“松”。然而,当我与老师推手时,往往遇到最多的批评就是我还不够“松”。老师对学员还常会有“你比过去松些了”的赞扬。由此可见,“松”没有一个绝对的标准。“松”与“僵”对练拳者个人而言是不同时期相比较的结果。就两个练拳者而言,则是在推手或其他竞技过程中表现出的相对技能的比较结果。一个壮实的人肌肉的收缩力比体弱者大,但是在太极推手过程中,体弱者不一定比强壮者“松”。

那么,判断“松”与“僵”当从何着手呢?我认为,主要可由以下三方面来考察。

 一,肌肉的张、弛

这是比较容易理解的。有些练拳者的手臂肌肉在盘架,推手或其他竞技过程中始终是绷得紧紧的,那肯定是没能放松。尤其是在盘架过程中,手上根本就没有实际地提握物件,前臂肌肉最多只是承担着空手运转的任务,哪需要那么强的肌肉收缩力。由此我们可说这手不够“松”。在用手提物时,肌肉必须较空手时收缩更多,但如果把手臂肌肉仅收缩到刚好能将物品提起,仍然可说“松”透了。

超过实际需要的用力情况在日常生活中屡见不鲜。人们不妨注意一下在超市买东西,推购货小车时,其实你的手只需轻轻扶着车把,控制一下方向,藉腿力向前行进就可以了。但是往往人们会用手紧紧地握着车把,在手臂上使的力基本无助于手推车的前进,化在手臂上的力,作了无用功。我们可说这种推车人不“松”。同样,初学骑自行车时,往往也是死抓着车把,不但浪费了体力,更增加了维持车身平衡的困难。练太极拳就要避免使用这种吃力不讨好,有碍体态平衡的“僵”力。

 于是我们可以为“僵力”作出这样的定义,即在运动中超出实际需要所使用的力。除了上面提及的例子外,我们还可以看到,当运动前臂时,前臂本身的肌肉完全是无所作为的。但是初学者,往往会将前臂的肌肉绷得紧紧的。这前臂所使的力就是“僵力”。同样,在推手中向正前方推击对手时,就如前述推购货车一样,主要是藉腿力将重心前移,腰起掌控方向的作用,双臂只要使用能保持原始与身体的相对位置所需要的力,使腿上的力能全部传递到对方身上即可。所以,在这种推进的过程中,根本没有完全绷紧双臂的必要。如果,谁在这种推进中也绷紧双臂的肌肉,那也就是在使用“僵力”了。何为“蛮力”呢?“蛮力”应该是指,太极推手中,在与对手接触之处,使用与来力方向绝然相反的顶力。在推手中,体弱者使用“蛮力”,身强者善用“巧力”的情况也并不罕见。在太极运动中,使用这种“僵力”、“蛮力”便是不“松”的表现。

通过练太极逐渐培养识别并避免使用这种不必要的“僵力”、“蛮力”的过程也就是逐渐放松的过程。太极拳大师张达泉把体力比作本钱,技击比作做生意。他说做生意不能没本钱,但应学会用小本钱做大生意,避免化大本钱做小生意。这确实可说是对“松”的通俗解释。由此可见“松”实际上是一种运动的技能,而不只是一种静止的状态。

 我们说放松肌肉的“松”主要是指上身的肌肉。太极拳强调“上虚下实”,相对于手、臂、颈、肩等上身肢体而言,练太极拳时,腿、足、腰就要辛苦得多。只有下盘坚实,稳定才可能做到上身的轻灵。然而,在维持下盘的稳,实中,仍然要维持各关节的灵活性。我们知道方架太极拳的平衡强调的是单腿负重。所以,为了保持重心在双腿中平稳地转移,下体的各关节的活动也必须十分轻灵,协调。在腰、腿、胯的伸、曲、转向等运动过程中,为保证各关节的灵活,相关的肌肉也需张、弛有序。如果为了求“下实”,把所有腰腿肌肉一起收紧,那么全身也会变得僵硬不堪。所以,在盘架中,为了“松”。我们也必须时时检察,下盘是否存在不该有的肌肉紧缩,如有就必须及时把它松弛下来。当然,理论上说,如果把该收紧的肌肉也松弛了,全身也就要散架了。但是,现实练拳中是几乎不可能发生因自身肌肉的松弛而跌到于地的。

 二,肌腱的运动

在练太极拳时,关节转动的不灵活是不“松”的另一种表现。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有两种。一是肌腱本身功能性的问题。例如由于缺少运动锻炼,韧带太紧,或者由于曾经受过的肌体损伤限制了关节活动。这种缺陷可以通过适当的锻炼与治疗来改善。但大部分人并不存在这种功能性的障碍。造成不“松”是因为,以前在行动中较少注意对某些关节的控制。例如,因为人们不习惯于利用运动胯关节来调整人体的平衡,尽管胯关节实际上能够转动,但在机车急刹车时还是会因为没有及时调整胯关节最终因失去平衡而跌到。我们也可能因为不知如何通过调整胯和其他关节来维持平衡,结果从独木桥上坠落。这种关节的失控也是太极拳要避免的“不松”现象。

还有如在运动中习惯性的耸肩、抬肘、转身时双腿负重,等不适当的运动方式,也会造成关节运转及反应失灵使得体态僵硬或说不“松”。

三,感受及调节外力及平衡状态的灵敏度

以上两种“松”不下,我们可以在个人的盘架中来感受与改善。现在所说的第三种现象主要地就必须通过推手或其他竞技来检测了。那就是前面所提及的,在推手或竞技中总是技高者显得比技低者善于“松”。这说明“松”还体现在感觉的灵敏度与对攻击的反应速度上。

在推手时,如果不能探测到对手运动方向与力度的变化,找不到对手的重心所在,那么就像瞎子与聋子一样根本就失去了调节自身,适应对手的依据,当然其动作就会显得僵硬无序了。哪有“松”可言。有些人盘架时很能“松”,但是推手时,一旦与对手肌体接触,便全身不知所措了。感受不到对方的变化,或虽感受到但由于缺乏锻炼,不能即时地作出反应,临阵还要想一下怎么办,当然会显得僵硬而难免要用“蛮力”或“僵力”。这属于技击性的“僵硬”。在推手与技击中不能克服习惯性地过多使用上身也是造成不“松”的重要因素。我们要“松”就必须确立下身是实施攻防及调控体态平衡的主力的意识。

 由此而论,这第三类可以归结为击技性的“松”。

上述三项因素之间存在着相互影响的关系。肌肉过度收缩用力,就会减低探测外力变化的灵敏度。再则,肌体的任何一个动作,必然地都由部分肌肉的收缩及相应地另一部分肌肉的舒张来完成的。将原来应该舒张的肌肉也不必要地收紧了。这样就会造成关节运转的障碍。反之,对外力变化反应迟钝,造成体态的失衡时,人们便会企图借助收缩肌肉,在挣扎中求平衡,造成肌肉的僵硬。所以,我们在求“松”的过程中,必须同时从改善上述三个方面着手。

肌肉的松紧、张弛,需要由意识来调节。关节的转动需要意识来控制,对外力反应的灵敏度也决定于意识从得到讯息到发出合适指令的速度。这些都离不开意识的控制。一旦意识或说情绪紧张了,便会造成全身功能失调,这种情况下求“松”只能是空口白话了。

由此可见,要“松”,首先应该是指意识的清静。相对而言,手、臂,等肌肉放松只是“松”的部分含义,肌肉能“松”了,意识未必能“松”,也就未必能消除其他造成松不开的因素。但意识、精神能“松“了,达到意识的清静,那么肌肉伸缩自如便容易了。对初学太极者偏重于要求肌肉的放松,这并没有抓住要害。要“松”,首先要着力于引导初学者精神、意识的松弛。

 缺乏运动、锻炼的人,胯关节总是意识控制的最薄弱环节。练太极首先必须把习惯于关注上身动作的注意力引导到控制下体的足、腿、胯及腰的动作上去,尤其是要建立对胯关节的有意识的控制。注意了脚、腿、腰、胯的动作,减少手、臂的独立运动,相对而言就减少了对手、臂的过度关注,手、臂也就自然地会逐渐减少不必要的紧缩。下盘稳定,灵活了,有利于达到上身虚灵的要求,也就有利于上身的“松”。

具体地说,如何使自己逐渐“松”下来呢?

对初学者而言,肌肉应该松到什么程度很难把握,我们不妨可以先采取自然的站立姿势,有意识的把全身肌肉收紧。然后,尽量慢地把肌肉松弛下来,直到自己觉得无法再放松为止。在这过程中,我们可以感觉到身子的重心好像慢慢地下沉,可以感觉到脚底与地面的接触逐渐增加,手指会有些舒张感,甚至手臂中会有股走向手指的流动感,并可以感受到手指上的脉动。我们可以从反复地做这样的有意识的收紧,放松。从中去体念“松”的感觉,我们在盘架时就可以藉静心地寻找类似的感觉,逐渐达到意识松弛并掌控肌肉的必要张弛更替。在这样的松弛中,我们还会进一步地体念到更多的如含胸拔背,虚领顶劲等感觉。

在这种放松的过程中人们会感到重心的下移。其实,人体的重心位置在这过程中并没有改变。这种感觉由何而来?这还得由人们的习惯说起。在日常生活中,当有所行动时一般总是上身先有动作,随之有必要才会运动下身。所以当你收紧全身时,实际上总是上身肌肉收缩程度的变化先于,而且大于下身肌肉的收缩变化。不分情由的全身肌肉的收缩总会造成僵硬的感觉,而这种感觉使人感到沉重。所以,全身收缩便会引起头重脚轻的幻觉。而当开始逐渐放松肌肉时,同样地必定会先放松上身的肌肉然后才逐渐往下放松。这样便产生了整个放松过程中似乎重心下沉了。我们正可以由此来找寻“松”的感觉。

在盘架过程中,尽量地静下心来,放慢速度使各肌体的运动协调均衡,时时地注意在移动重心或转体时,脚、腿、胯、腰各部位的肌肉收缩,舒展情况与身体平衡的关系。要记住最佳平衡运动状态下,不同部位肌肉的收缩或舒展状态。有些练拳者在盘架时,对于自以为熟悉的动作就不再严加注视,一带而过;有的则动作虽慢,但思想开了小差;有的则静得无所思,甚至处于麻木状态,没有去认真关注太极运动过程中的平衡状态与各部肌肉的张弛状态的调节细节。这都不利于全身肌体的协调运作。最终不是“紧”便是“散”,都不利于“松”。

不少人把太极拳术语“松”主要看作是一种静止的“状态”。他们注意的是某个时刻,肌肉放松了吗?关节放松了吗。或者心静下来了吗?其实,离开了太极运动,肌肉的松紧变得无关紧要;更无所谓关节的松紧。“松”既然没有绝对的标准,又主要地表现在一个运动的过程之中,似乎把它看作一种运动的技能更确切些。由此,我愿意給“松”下个这样的定义:“松”就是“在太极运动过程中,由清静的意识严密控制全身肌体,协调地,以最小能耗达到保持全身平衡的技能。”根据这一定义,我还想对老生常谈『要“松而不散”』的忠告说几句。

仔细分析,这种忠告是出于他们把“松”仅侠义地看作是肌肉的放松。正是对“松”的这种理解,要求“松”可能会引起就是要将全身肌肉无条件地松弛下来的误解。要不然,这种忠告就没有必要了。如果我上述分析成立的话,那么“松” 不只是对肌肉状态而言,更主要的是对如何适度调节肌肉、关节状态及提高意识反应提出的要求。这样它就与意识的“清静”统一起来了。大家知道,意识的清静必定有利于各肢体的协调,所以,“松”不可能导致“散”。我们不必要在求“松”的时候去顾忌是否会产生“散”的弊病。更排除了以防“散”为由而为保留“蛮力”、“僵力”寻找借口的依据。其实,“散”主要是指在运动中身体各部分的不协调。如前所述,在太极运动中,由于肌肉的放松而造成身体站立不住,甚至“散架”是不可能的。产生“散”的病根是意识的不清静,造成各肌体的无意识运动,使得劲不往一处使。并进一步由于各肢体运动的不协调而破坏体态的平衡。可见“散”与使用“僵力”、“蛮力”倒是互为因果的。“松”正是克服“散”的必要条件。我建议初学者无所顾忌地,尽情地去求“松”。当然有个前提,你要认同我对“松”、“僵力”及“蛮力”所下的上述定义。

通过持续的锻炼,我们就可以将主要肌肉的张弛的交替过程置于意识的严密控制之下。进而以全新的意识建立起全新的肌体运动习惯。以致最终能把“松”,这一技能运用到日常生活中去。达到意识清静,心身灵巧,何愁不乐观、健壮。

 最后,我认为当代太极的传授者,如能把前辈的经典理论,用现代人们熟悉的语言加以演释。将原始的五行相生相克等理论翻译为今人活的语言,这样会有助于在太极探索中揭开神秘,玄乎的面纱。

如有不可认同之处,衷心盼望行家提供更佳的选择。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